您当前位置:博野门户网站 >教育> 大艺术家丨库布里克:把摄影机放到我告诉你的地方,否则走人别回

大艺术家丨库布里克:把摄影机放到我告诉你的地方,否则走人别回

来源:博野门户网站 2019-10-29 16:43:57

“把相机放在我告诉你的地方,否则就离开,不要回来。”斯坦利·库布里克早年拍摄电影《黑仔》时,在拍摄的第一天就和一位资深好莱坞摄影师发生了冲突。摄影师没有按照库布里克的意愿使用镜头。库布里克在谈判失败后小声但坚定地说了这话。

斯坦利·库布里克,2001年:《太空漫游》(1968年)

作为一个电影神童,库布里克拍摄了许多电影,如《2001:太空漫游》、《发条橙》、《锐度》和《大开眼界》,他的拍摄技术令人大开眼界。他对未来的前卫表达,充满哲学主题和荒诞的艺术手法,形成了他独特的电影创作艺术风格。今年是库布里克逝世20周年。回顾他在电影创作上的成就,不难发现库布里克早期的摄影生涯对这位心胸开阔的导演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可以说库布里克的摄影作品与其早期电影直接相关。

资料来源:imdb

库布里克1928年出生于纽约。作为医生的父亲,库布里克不仅在12岁时开始教他下棋,使他成为象棋大师,而且在13岁时还给他一台相机,带他在镜头下进入世界。甚至库布里克的家也有一个专门用来冲洗照片的暗室。

斯坦利·库布里克《时钟工作台》(1971)资料来源:imdb

库布里克的学术表现不是很好,但从高中开始,他就一直是校报的摄影师,经常拿着他父亲给他的相机四处游荡。17岁时,库布里克仍然是一个害羞、内向、不爱交际的高中生,但他的纪录片风格的照片脱颖而出。

贝茜·冯·芙丝汀宝和朋友,“初次参加工作的人”1950年。照片来源:纽约博物馆/斯坦利·库布里克电影档案馆

作为纽约人,Kubrick的摄影作品主要展示了纽约的生活、纽约的名人和纽约的每日故事。在他的镜头里,街上有擦鞋工人,自助洗衣店里的人,游乐园里的亲密爱人,以及聚在一起聊天的名人和女士。此外,你还可以看到电影明星蒙哥马利·克利夫特、费伊·爱默生或乐队指挥盖伊·伦巴多。当时,纽约各行各业的社会特征都是在库布里克的快门声下记录下来的。

《擦鞋男孩》,1947年。照片来源:纽约博物馆/斯坦利·库布里克电影档案馆

毕业后,他把自己的摄影作品卖给了纽约的look杂志,并开始在该杂志兼职,在纽约城市学院(ccny)上夜校。1946年,库布里克正式加入《展望》杂志,成为新闻摄影师。

游乐园:参观帕利萨德公园,1947年。照片来源:纽约博物馆/斯坦利·库布里克电影档案馆

当时,他在《展望》杂志的同事认为他是个神童,每个人都非常喜欢库布里克。1948年,《展望》杂志发表了一篇关于哥伦比亚大学的专题文章。报告中的所有照片都是库布里克拍摄的。文章开头,编辑给库布里克做了一个简短的介绍。在这篇介绍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杂志的所有资深摄影师都在教他经验,帮助他变得更加专业,并鼓励他成熟。"这群有经验的摄影师保护着这个17或18岁的孩子,并推动他的事业腾飞。"

盖伊·伦巴多,1949年。照片来源:纽约博物馆/斯坦利·库布里克电影档案馆

库布里克在《展望》杂志的五年工作中贡献了13000多张照片。尽管由于题材和内容的特殊性,其中许多无法在杂志上发表,但如此大量的照片显示了库布里克伟大的叙事和社会敏感性。他研究主题、人物、如何通过静态照片捕捉人物的内心感受和心理状态、如何构图和使用灯光,以及如何用相机给场景画框以更强的情感冲击,这些技术从他的摄影一直延续到后来的电影。

《纽约地铁上的生活和爱》,1947年。资料来源:纽约博物馆/斯坦利·库布里克电影档案馆

在此期间,库布里克还完成了一项名为“纽约地铁上的生活和爱情”的拍摄任务。这些照片结合了快照和姿势。在作品中,他试图展示纽约地铁的外观,表演结束后回家的路上乘客睡在地铁上,恋人拥抱等等。库布里克的风格实际上是在他早期的拍摄中形成的,这种风格一直持续到1950年。

公园长椅:爱无处不在,1946年。照片来源:纽约博物馆/斯坦利·库布里克电影档案馆

库布里克还制作了几部关于当时拳击手的特别电影。一部是给洛基·马西亚诺的,另一部是给沃尔特·卡地亚的,他成了他第一部短片《拳击日》的主角。库布里克制作这部短片时仍在《展望》杂志工作。之后,他辞职并开始了他的电影制作生涯。

《荣耀之路》(1957)中的柯克·道格拉斯和斯坦利·库布里克

1953年的电影《恐惧与欲望》是斯坦利·库布里克的第一部故事片。这部电影讲述了一小群士兵被困在敌人后方的一场想象中的战斗。尽管这部电影赢得了好评,但在商业上并不成功。库布里克后来被解雇为业余导演,这让他非常沮丧,所以当他成名后,他不允许电影在电影院公开放映。

斯坦利·库布里克导演《奇异博士》,哥伦比亚,1963年。图像来源:imdb

此后,库布里克开始尝试改编汉弗莱·科布的小说《通往荣耀之路》(The Road to Glory),这给他带来了商业和艺术上的双重收获,它的巨大成功确立了库布里克作为一名极具潜力的导演的地位。评论家们赞扬了电影中战斗场景的朴实现实主义和库布里克使用镜头的技巧。其中,道格拉斯独自穿过战壕,使用了一个完整无瑕的反向拉伸镜头,这成了电影课上引用的经典案例。

斯坦利·库布里克和苏里昂著《洛丽塔》(1962年)

斯坦利·库布里克和彼得·塞勒斯在《陌生人博士:我如何学会停止担忧和热爱炸弹》(1964年)中说

1962年,库布里克去英国拍摄电影《洛丽塔》,并在那里定居,直到他去世。下一部电影拍摄于1964年,是邪教电影《奇异的爱或博士:我如何学会停止担心和爱炸弹》的经典作品改编自小说《红色警戒》,看似神圣的政治竞赛被鄙视为只有儿童智力水平的竞赛。电影《爱情博士》(Doctor Love)预示着20世纪60年代末文化传统的变化,体现了新反主流文化的巨大成功。这部电影获得了四项奥斯卡提名,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以及纽约电影评论协会颁发的最佳导演奖。

巴里·林登的斯坦利·库布里克(1975)。图像来源:imdb

经过五年的准备,库布里克终于在1968年拍摄了电影《2001:太空漫游》。这是库布里克和科幻作家亚瑟·查尔斯·克拉克爵士写的剧本。剧本是根据克拉克的科幻小说《哨兵》改编的。

斯坦利·库布里克,2001年:《太空漫游》(1968年)

法国哲学家吉勒斯·德勒兹(gilles deleuze)曾在他的电影理论书《时间图像》中说过,电影中的关键对象黑石代表了大脑的三个不同阶段:动物、人类和机器。本文论述了在人类进化和发展的历史中,在茫茫宇宙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最后以漂泊和毁灭这个宏大的话题结束。在电影中,人类太空旅行本质上是对大脑和精神状态的探索。

斯坦利·库布里克和威廉·西尔维斯特,2001年:太空漫游(1968年)

展览入口处的单点透视走廊。

由于电影的广泛传播,对《2001:太空漫游》的解读变得流行起来。尽管这部电影拍摄于1968年,但由此引发的争论至今仍能看到。当一位评论家问库布里克这部电影的意义时,库布里克回答说:“这是一个我不想讨论的话题,因为它是主观的,会在观众中传播开来。从这个意义上说,这部电影可以是观众所想的任何东西。如果它能激起观众的情绪并渗透他们的意识;如果它刺激,即使它刚刚开始刺激观众的宗教和虔诚的渴望,并促进这种情绪,那么它就会成功。”

Stanley kubrick和keirdullea,2001年:a spaceodysey (1968年)

库布里克用新投资的加勒特布朗稳定器滑过闪亮酒店的大厅。

此后,1971年的《发条橙》、1975年的《巴里·林登》、1980年的《锐步》和1987年的《全金属夹克》都成为电影史上的经典。库布里克在完成他最后一部作品《睁大眼睛》四天后于1999年去世。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开发的带有蔡司镜头的Bnc米切尔相机。

杰克的打字机来自闪亮的原始道具。图片来源:伦敦设计博物馆。

钟表作品《橙色》中亚历克斯的服装。

为了纪念库布里克逝世20周年,展出了近700件展品,包括原版电影、录音、照片、道具、服装、手稿、文件、模型等。,在伦敦设计博物馆刚刚完成的史上最大的库布里克回顾展“斯坦利库布里克:展览”上展出。从制作文件、道具、布景设计、故事板到平面海报,库布里克的电影世界呈现得非常详细,充分展示了他40多年的职业生涯,探索了电影背后的设计故事。

至于库布里克,也有一种说法,库布里克坐在电影圣殿的顶端,处于上帝的位置。

- e n d -


成都东部新城:TOD、动漫艺术城、17所学校……
热门资讯
猜你喜欢